灰目

无题

许久没更新,来个存在证明。

安娅第一视角。
—— ——

“今天你要和我一起罢工吗?”
她笑了,笑得有天使那么好,从她的笑靥中我看到了法兰西辉煌的日落,还有次日闪烁着清爽晨光的太阳。
“索娅,索娅。”我问她,“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好看吗?”说完我就暗想自己嘴笨。她这么美,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夸奖她呢?
弗朗索瓦丝用她包含风情的眼睛看我,温柔得让我以为自己差一点儿就要醉了。她真像酒,后劲很大的那种。因为我现在就陶醉在那眩晕的后劲里,感觉视野边缘有彩色划过,只是所有光亮都在她的身上。
“姐姐我当然有人夸。”她撇撇嘴,用力往后一靠倒在懒人沙发里。弗朗索瓦丝,这个迷人的女人,陷在沙发里时身材还是这么辣。淡淡的香水味儿从她丢在我鼻子旁边,让我开始觉得之前在床上没起来是件不错的事。
弗朗索瓦丝盯着天花板,她看起来像是淹死在了回忆里,我不打算救她。我可不像罗莎或者春燕那样好心,回忆过去是自我探寻的好机会。
窗帘拉得很紧,卧室里没有钟,我不知道现在的晨昏,不过我肚子不饿,或者说,我有弗朗索瓦丝就够了。管他的。她像是死了一样,胸腔呼吸的幅度小的惊人,我翻了个身,目光却依然黏在她身上。
“阿尼娅。”我听见她有气无力地叫我的名字,或许别人把这使人愉悦的声音当作了慵懒。“阿尼娅,你在看我。”
她吃吃地笑,看着天花板的眸里带着潋滟水光。弗朗索瓦丝是美貌的魔鬼,一举一动都叫人把灵魂献给她,叫人心甘情愿地沉沦在她的笑声和眼波流转中,为她倾倒一生。
于是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她。
“因为你很好看,索娅。”